从「艾略特佩吉」看台湾「跨性别者」现况:职场霸凌仍存在,争取免术换证-MP4吧

《鸿孕当头》、《全面启动》的艾伦佩姬(Ellen Page)近日透过IG发表重大声明,表示自己是一位跨性别者,并改名为「艾略特」(Elliot Page)。跨性别者粗略定义为性别认同或性别表现与他们出生的「生理」性别有差异,也就是平常我们会说灵魂装错身体的人。

跨性别者就如一个「痛苦的灵魂」,必须面对性别认同和生理性别的不同,并将长期挣扎于性别认同、性倾向,甚至是外在社会的压力当中,进而容易产生烦躁、忧郁、痛苦等负面情绪。而札维耶多蓝的《双面劳伦斯》、阿莫多瓦的《我的母亲》、赛巴斯蒂安雷里奥的《不思议女人》,《翠丝》、《芭蕾少女梦》等电影,都让我们得以窥见跨性别者的日常,其中《丹麦女孩》中艾迪瑞德曼饰演的角色Lili Elbe,为历史上第一位首次进行性别重置手术的跨性别者,跨性别者可以藉由变性手术转换性别(也有透过「变装」方式),特别要注意的是,跨性别者未必是以性别二元论去认同自身性别。

从「艾略特佩吉」看台湾「跨性别者」现况:职场霸凌仍存在,争取免术换证-MP4吧

《丹麦女孩》。

目前台湾法律对跨性别者的现况

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 条:

「本公约缔约国承允尊重并确保所有境内受其管辖之人,无分种类、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或其他主张民族本源或社会阶级、财产、出生或其他主张民族本源或社会阶级、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等,一律享受本公约所确认之权利。」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Toonen v. Australia 案,揭示「性别」应包含「性倾向」,跨性别者自应受到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保障¹。

从「艾略特佩吉」看台湾「跨性别者」现况:职场霸凌仍存在,争取免术换证-MP4吧

《芭蕾少女梦》。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正争取「免术换证」

在台湾变更性别是否被承认?答案是肯定的。大家拿出自己的身分证看一下,就会发现大头照下面会有生理性别(男或女),且第一码数字是区分男、女的,若是想变更性别,可以至户政事务所辨理,身分证字号会变更,在户政系统中称谓等等(户籍誊本也要换一本)也会变更。

依内政部函示,女性想变更性别为男性,应有二位精神科专科医师评估鉴定诊断书及合格医疗机构开具已摘除女性性器官,包括乳房、子宫、卵巢之手术完成诊断书。男性想变更性别为女性,则经二位精神科专科医师评估鉴定之诊断书及合格医疗机构开具已摘除男性性器官,包括阴茎及睪丸之手术完成诊断书。可以从这边发现,现行制度下只有承认经过性别重置手术的变换性别,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将提出取消强制手术要件诉求,开启「免术换证」争取道路。

从「艾略特佩吉」看台湾「跨性别者」现况:职场霸凌仍存在,争取免术换证-MP4吧

《翠丝》。

性别变更其原有婚姻关系会受影响吗?

在婚姻关系存续中变性的人,原有之婚姻关系将不受影响。台湾曾有一个案例,吴伊婷和吴芷仪生理性别都是男性,并接受变性手术成为女性,两人在2012 年10 月结婚。吴伊婷在婚前向户政事务所更改性别,吴芷仪则是在婚后向户政事务所申请更改性别,但在吴芷仪提出后不久,台湾的内政部通知她们,撤销两人的婚姻登记,理由主要是当时民法婚姻限制于一男一女,两人提出诉愿,最后会议决定不需撤销婚姻登记,等于是第一对同性婚姻成功的案例,不过在《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于2019 年5 月24 日生效后,跨性别者当然可以与其相同指定性别的人结婚。

台湾伴侣权益推动联盟2020年进行的跨性别人权现况报告,可以看到跨性别多数受到原生家庭的不友善对待(59.65%),求学阶段多数曾在校园遭到不友善的对待(47.68%),因跨性别身分在职场上多遭受歧视或霸凌(37.3%),在日常生活中遭遇「不敢去上厕所」的经验(55.41%),曾在公共空间被骚扰或攻击(18.53%),但不敢向警察或专业人员求助(15.83%)。

而上述的数据结果,也常在社会新闻上见到,像是跨性别者在职场受到歧视对待,甚至失去工作等等,目前跨性别者平权还是一条漫漫长路,对于跨性别者的支持,还是要从理解、尊重开始。就像「艾略特」声明最后说到:

「I will do everything I can to change this world for the better」

让我们跟他一起努力让世界变得更好。

注:

[1]官晓薇,多元性别族群相关人权公约及一般性建议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