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从《逃》的控制狂母亲看「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P4吧

以电影《人肉搜索》在日舞影展获NEXT单元观众票选大奖的阿尼许夏干提导演,第二部作品《逃》挥别「父亲」角色,转而锁定「母亲」,《人肉搜索》是父亲苦苦追寻失踪女儿,《逃》则是母亲控制并囚禁女儿,不同的是,两者行为的推动力都是「爱」。

电影《逃》的剧情描述一位行动不便的少女克萝伊,从出生开始即被母亲黛安严密掌控,与外界完全隔绝,生活中只有母亲的存在,然而一切的引爆点,在于克萝伊想要外出求学,她逐渐发现母亲的诡异之处……。《逃》的母亲演员人选,找来《美国恐怖故事》金球奖、艾美奖视后莎拉保罗森,气场强大,压迫感十足;而女儿则找来本身即是轮椅使用者的绮拉艾伦,这部电影同时也是绮拉艾伦首部主演的电影。

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从《逃》的控制狂母亲看「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P4吧

《逃》。

电影《逃》及更多影剧中的「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

黛安的「病态控制」,在医学上被称为「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意指「照护者」透过夸大或捏照「被照护者」的生理、心理以及精神问题,甚至促成、加重疾病,借此获取他人的注意力。除了捏照「照顾者」病情外,另一种心理疾病则为「孟乔森症候群」,主要是患者会故意制造自己的病征,像是刻意受伤、服用一些中毒的药物,甚至加重伤害,让他人以为自己健康状况不佳。

而相较「孟乔森症候群」,「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的「被照顾者」经常因长期虐待,出现永久性的伤害,其中病症易发生于「母亲」身上,受害者多为患者的子女,为了持续受到医疗照顾,照顾者甚至会故意伤害被照顾者。

2019 年美剧《恶行》(The Act),即在描述「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的可怕之处,剧情改编自美国著名的刑案「迪迪布朗夏尔谋杀案」,2015 年单亲妈妈Dee Dee被发现遭女儿Gypsy及其男友杀害,原因是Dee Dee 长期伪造Gypsy 的疾病,且控制她的自主权。

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从《逃》的控制狂母亲看「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P4吧

《恶行》。

Dee Dee 对外宣称,女儿患有白血病、气喘、肌肉萎缩症以及多种慢性疾病,无法正常行走,需以鼻胃管进行,且因脑部损伤,智商约为七岁左右,生活几乎都在奔波医院度过,而后来母女两人的故事,经由媒体报导,变得广为人知,当地社群以及基金会,都乐于帮助两人,包含大量的慈善捐款,免费的机票、乐园招待等……。

而实际上,这一切病症都是Dee Dee 捏造,女儿被迫剃光头、进行多次手术、像是摘除唾液腺、通气管植入手术等……,吃下不必要的药物,且随时带着氧气筒、喂食管,仅能以轮椅代步,Gypsy 若不遵循Dee Dee 的话,就会遭受母亲的恐吓。而备受控制的Gypsy ,终于忍无可忍,与男友密谋杀害母亲,而Dee Dee 虐待女儿的真相也随之曝光,Gypsy 在认罪协商后,首次接受媒体的访问,她讲出一句令人心碎的话:

「在监狱里却感到无比自由。」

可怕的是,曾与Gypsy 接触过的导演抑或是记者,都认为Gypsy 也拥有病态的控制欲,而这一切都源自于她的母亲。

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从《逃》的控制狂母亲看「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P4吧

《恶行》。

另一个有名的案件例子,于1991 年发生在英国林肯郡,被称为「死亡天使」的儿科护士艾莉特,藉由自身在医院工作,向多位病童注射会导致心脏停止的氯化钾,最终造成四位儿童死亡。

2014 年日剧《心理学家‧成海朔的挑战:少女为何必须失忆》、2018 年的美剧《利器》也皆提及此疾病,而让人不寒而栗的是,真实发生的案例仍不算少数。

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从《逃》的控制狂母亲看「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P4吧

《利器》。

绮拉艾伦:「这是一个莫大的荣耀!」

《逃》以「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的母亲作为主角,并聚焦于行动不便的克萝伊身上,尽管是亲生母亲,但不良于行的受限,将不安与恐惧再放大,而《逃》的另一项亮点在于:

「她是好莱坞第一位主演惊悚电影的轮椅使用者。」

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痛苦上?从《逃》的控制狂母亲看「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P4吧

导演阿尼许夏干提曾在访谈中表示,寻找一位真正残疾的演员,并非易事,许多声称自己以轮椅代步的演员们,都被发现并非如此,甚至有人被看到沙滩漫步的模样。剧组的努力寻觅,总算找到年仅20 岁、就读哥伦比亚大学的绮拉艾伦,她告诉《纽约时报》:

「这是第一次,在我的世代,看到真正的轮椅使用者在大银幕上扮演主角,这是一个莫大的荣耀。克萝伊不仅是一个被害者,她定义了自己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