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如果你看过电影《人肉搜索》,再看这部电影导演的新作《逃》,一定会有很强的既视感:这两部电影的预告,都会让你明确肯定,你一定早就在哪里,看过这两部电影的剧情。讲到这里,好像这两部电影不值一看似的。这是大错特错,这两部电影真是出自同一个父胎,处处充满惊喜、每个角落都有创新,然后看完以后,都会有强大的满足感。

《逃》预告:

受困家中的少女与「我是为妳好」的妈妈

就像当你成为大叔之后参加同学会,赫然发现高中的校花现在仍然是一朵花。《逃》的预告每一秒都令人似曾相识,它摆明是一个以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患者为雏型的惊悚故事:坚强的女孩克萝伊似乎百病缠身,她双脚不良于行;她身体会冒出大片红斑;她有糖尿病,需要每天监测血糖并打针;她还有严重的气喘症状,甚至导致窒息。她的母亲黛安每天在家照顾她、督导她在家自学、每天从自栽菜园中采收新鲜蔬果为克萝伊做料理、定时要她吃药。

黛安是完美的母亲,为女儿奉献了自己全部的生命。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

而克萝伊每天都待在她与妈妈的独立小宇宙里,她没有手机,不能使用家里电脑,当然更不可能上网。用功的克萝伊逐渐长大,已经到了可以申请大学的年龄,尽管病痛缠身,她仍然期望能进入大学,独立自主地住进新鲜人宿舍。只是那些大学申请函迟迟没有回覆,黛安答应她如果收到了大学回函,一定会让她知道结果。同时要她放心,在这个两人之家里,她仍然会受到最无微不至的照顾,因为妈妈会不辞辛苦地永远以她为重。

只是当克萝伊每天固定服用的药丸内容开始改变,聪慧的她开始发现,母亲的爱似乎另有隐情──妈妈会不会其实是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患者?而她其实从来都没有生病?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

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难以察觉的精神疾病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这是一种令人心痛又愤怒的精神疾病:罹病者会对被照顾者施予不同形式的虐待,使其致病(或误以为自己有病),罹病者对「病人」施以无微不至的照顾,同时持续暗中施虐病人使其「病况」加重,以维持照护的现况。

罹病者藉由这种无止尽的照顾,试图博取他人对己的注目,塑造自己「圣女」或「慈母」的神圣形象,满足自我的感觉良好。《逃》的妈妈黛安,由嗓音轻柔的莎拉保罗森饰演,以她长年在影集《美国恐怖故事》里的诡异表现,观众心中的预警铃声当然立马大响──一定是她让女儿生病的!他妈的才有病(双关语柯柯)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

谜底猜到了,真简单,但这正是编剧导演阿尼许夏干提厉害之处。他没有着急地想在电影开场,就铺下各种弯道,刻意让《逃》出现更奇情诡异的转折。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在惊悚电影界也不是新套路了──近来Hulu 影集《恶行》 (The Act) 正是这类题材。夏干提与观众都明了这个事实,但夏干提很勇敢地,继续搬演这个众人皆知的套路。

这位才过40 岁的年轻导演,有当年奈沙马兰的精致作工。他没有因为套路老哏而便宜行事,相反地,他几乎模仿了80 年代的传统惊悚电影节奏,慢慢地、稳健地,让克萝伊一步步合理地去发现妈妈的不对劲。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

12»套路也能吓到你──绮拉艾伦精采诠释惊悚剧情

这些步骤之间全都充满合理的逻辑,而逻辑合理,自然就无法令观众挑剔,连带也混淆观众的判断力,慢慢感觉妈妈那些有点诡异但合乎逻辑的行为,也许真的都是出自于母爱:慢性病的处方笺,原本就可能因为药厂倒闭或不再生产某种药物,而中途改变药方(如同康瑞斯在台湾停产,过敏鼻炎患者只能转投莫鼻卡)。《逃》再次证明,永远不要嫌套路老,要挑剔套路练得扎不扎实。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

如同刚刚提到同类题材的《恶行》,尽管饰演母与女的派翠西亚艾奎特与年轻的乔伊金都是演技派(她们入围或获得了该年的重要电视奖项),但是充满浓厚希腊悲剧氛围的《恶行》,在惊悚程度上,却逊于这部节奏强烈又毫不迟滞的小品电影。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恶行》。

这是个母与女的故事,自然两个女人之间必须得有势均力敌的气氛。而无论要扮高冷贱人、还是心机婊,都绝对难不倒扮坏王后更美的莎拉保罗森(因此她在《异裂》里算不上太多魅力)。但是,本片的亮点是喘气都咳血的女儿,本身就是残障人士的绮拉艾伦,未演就已经打破了好莱坞的长年纪录:

「她是好莱坞70 年来,第一位使用轮椅并主演惊悚电影女主角的演员。」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绮拉艾伦。

我们常说,要演活杀人魔,不是只有杀人魔才做得到。但是,这句话有个但书:如果你真的找不到会演戏的杀人魔演员,这句话才能成立。而不良于行的绮拉艾伦演起不良于行的女主角……很抱歉我必须这样说:她真的让观众见识到真正的残障人士是什么样子。

这是部女儿一路刺探母亲秘密的惊悚电影,所以,片中少不了女儿必须克服肢障找寻线索的桥段:例如克萝伊必须翻找母亲的购物袋,然后立刻快速推动轮椅回到座位,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记住克萝伊只不过是18 岁少女,要快速用手打开轮椅锁、推动轮椅转向、前进、流畅地回到桌前,一般四肢健全的18 岁少女演员,根本没有足够的臂力与肌肉记忆,能让这一连串动作看来自然快速、并且不会因为推轮椅慢吞吞,而破坏整段剧情紧绷的气氛。但是绮拉艾伦如同呼吸一般的灵活动作,让克萝伊这个角色有超乎一般的说服力。让观众相信她是真的举步维艰,这让好手好脚却不安好心的妈妈,看起来更有不可质疑的威吓感。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绮拉艾伦。

《逃》: 绝对值回票价的惊悚作品

不只演员的表演精彩──你可以期待一场爬窗戏,那会令人心脏都要从喉头跳出。而《逃》的剧情,更没有将克萝伊设定为只会尖叫的羔羊。这位身体无法自主的女孩,是一位理科女孩,她会操作焊枪、修理3D 印表机、组装电脑、并且有丰富的物理与化学知识(似乎超越了正常高中生的程度)。这让她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可以对抗一手掌握这个小宇宙的妈妈。她会思考计谋以逃离困境,但是惊悚电影更钟爱角色们的机智,而克萝伊非常机智,《逃》有很多地方让她可以发挥。例如当妈妈狂敲上锁的房门,把自己关在里头的克萝伊,必须在几分钟之内,用身边的药品与化学材料想出退敌之计。

这位小小马盖仙,让这部看来战力一面倒的惊悚电影,增加了许多你来我往的精彩──提醒你一个更惊人的事实,这部电影,是不可思议的绮拉艾伦的电影处女秀。

【影评】《逃》:「我做这些都是为妳好」很恶心,但这部电影让这句话变得真香-MP4吧

《逃》绮拉艾伦与导演夏干提。

《逃》是一部小品电影,编导阿尼许夏干提也从来无意把场子搞大──比如在结局告诉你,这都是阿共与外星人合作的阴谋。《逃》没有90 年代惊悚电影为逆转而逆转的荒谬,只有扎实交待剧情、扎实设计诡计、扎实呈现角色反抗。

《逃》绝对是今年最令人满意的惊悚作品,如同《人肉搜寻》一样精彩。这两部电影都会让为人父母心头一冷、令那些有控制狂父母的儿女心头一紧、令那些厌恶

「我做那么多都是为妳好」

这句话的孩子们鼓起共鸣。电影好看,但是更重要的一件事是:阿尼许夏干提,确定会是我们绝对要注目的优质惊悚导演,他跟沙马兰一样出身印裔,印度血统是天生就有吓人基因吗?

《逃》于台湾自11 月20 日起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