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电影,一个女王:《亲爱的房客》与《孤味》的陈淑芳-MP4吧

十一月,台湾电影盛事金马奖将近,许多台片也都在近期上映,而其中有两部电影,无独有偶,出现了一位常年深耕在八点档的资深女演员,在今年第五十七届金马奖里,同时入围两个演技奖项:《孤味》入围了「最佳女主角」,而《亲爱的房客》入围「最佳女配角」──多次入围电视金钟奖,今年是她首次入围金马奖。

这么说别误会,在培养出侯孝贤跟李安的台艺大还在「国立艺专」的时代,原本喜欢跳舞的陈淑芳正是第一届毕业生,而且十六岁就在舞台剧登场,五〇年代就已经开始了她的表演生涯。

你绝不陌生的「国民阿嬷」

今年高龄82 岁的阿嬷,演戏演了六十多年,从五〇年代黑白台语片,演到八〇年代台湾新电影成为侯孝贤电影里的熟面孔,再到电视小萤幕各式各样的电视剧表演,若不分片种剧种,她可能是所有台湾观众最熟悉的妈妈、婆婆,再到现在的阿嬷,许多人为她的各种萤幕形象冠上「国民」一词,实至名归。

两部电影,一个女王:《亲爱的房客》与《孤味》的陈淑芳-MP4吧

《孤味》。

有人将陈淑芳的演艺生涯,与远在日本的树木希林做了对照,确有相似,她们表演不分戏份轻重,从年轻时就开始演老旦(希林三十岁时就演了大她十一岁的小林亚星的老妈妈),只不过希林毒舌,直言演戏是为了讨生活(希林对房地产比较有研究精神,当年唐泽山口结婚时入住的那栋房屋,就是她转介的),而淑芳阿嬷更像是对表演痴迷──她自称「戏痴」,可以为了演缺牙说话漏风的角色,而真的把牙给敲掉。

两部电影,一个女王:《亲爱的房客》与《孤味》的陈淑芳-MP4吧

《孤味》。

而观察今年的《孤味》及《亲爱的房客》,更是显出她女王气场,而且开场戏就有可观之处:那都是,与「食」一事息息相关。

她是《孤味》秀英,也是《亲爱的房客》秀玉,她就是陈淑芳

《孤味》故事,她是从虾卷小摊做成大餐厅的秀英嬷,电影开头是秀英嬷的七十大寿,结束在以长年在家庭缺席的丈夫的丧礼(而撑了数十年的她,终于缺席,因为她清楚不在那边,也没有关系了),一喜一丧,她都是两场重头戏的核心。

在开头,已经退休将经营权交给小女儿(孙可芳饰)的老板嬷,亲自去渔市场挑选食材,摊商纷纷对她问好,她是熟客,也是识货人,无需她出口喊价,小摊直说打了折再帮她直送到餐厅,而小女儿原本安排好老妈妈七十寿宴的菜色,也在她强势之下不得不服。

两部电影,一个女王:《亲爱的房客》与《孤味》的陈淑芳-MP4吧

《孤味》。

如此「强势」,在电影里是随处可见,她强,是为了武装自己内心始终空了一块的爱情,应对着三位女儿及先生的外遇对象,似有委屈,有苦不出口,而陈淑芳的表演,演出了「隐忍」一词。

而在《亲爱的房客》,电影一开场就是过年的年夜饭,但淑芳阿嬷没有下厨,也不是去市场挑选食材,因为她演得了糖尿病、腿脚不方便只能坐轮椅的秀玉嬷。由「房客」林健一(莫子仪饰),煮给她跟小孙子悠宇(白润音饰)吃,而秀玉嬷的小儿子(是元介饰)来家里吃年夜饭,林健一将所有菜色煮好上桌,小儿子邀他上桌,而秀玉嬷,是不理不睬,看也不看他,一句对着小儿子「吃啦」便开始吃饭,突显出她对这位神秘房客的差别待遇。

两部电影,一个女王:《亲爱的房客》与《孤味》的陈淑芳-MP4吧

《亲爱的房客》。

这是《亲爱的房客》丢给观众的第一道悬疑问题:小儿子知道这位房客,但也没有要替他说话;小孙子视林健一,似父亲却也不是父亲;阿嬷也对他态度恶劣,那么,这房客与这个家究竟有什么关系,这问题,拉开了电影序幕。

电影抽丝剥茧,在最后才让我们知道:为什么「亲爱的房客」是亲爱的?而他又为什么一直亲爱着这个家?直到最后一刻,观众才得知秀玉嬷早就已经原谅健一,心里也早就已经有他了,她只有一句

「他跟你在一起幸不幸福?」

圆满了整个角色,甚至圆满了整部电影。

无论是《孤味》的秀英嬷,或是《亲爱的房客》的秀玉嬷,前者应对三位女儿、一位孙女及先生的外遇对象,后者始终牵引着有如媳妇存在的林健一,陈淑芳的一举一动,都是电影核心。

两部电影,一个女王:《亲爱的房客》与《孤味》的陈淑芳-MP4吧

《孤味》。

她在受访时说过,因为首度入围金马奖,所以她认为今年是她最幸运的一年,不过,我想对观众来说,今年能在两部电影看到她磨砥的女王演技,其实也是我们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