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清白》其实有点难定义,主打着烧脑剧情与感人亲情,这些元素它都有做到,但我认为这些点,不全然是本片在我心中,能够出色的原因,有时反而是一个阻挠。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

剧情描述首尔的大律师贞仁,得知罹患失智症的母亲花子涉嫌下毒杀人,因故与家人失联多年的她怀疑事有蹊翘决定亲自出手调查。追查案情的过程中,贞仁遭遇各方层层阻挠,到底她该自保并为母亲翻供,揭开这桩谋杀案背后隐藏多年、不可告人的丑陋真相。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

《清白》完全反映了我喜欢韩国电影的地方,虽然处处看似是精准的剧情安排、套着一千零一招的文本、制式的人物设定,却依然能把观众带往导演希望的方向,到最后能被电影所感动。

我想,韩国电影总是能够先把「故事说好、完整」,建立基本的人设,其次才去安排剧情张力与风格。并在各种复杂的包装底下,最后仍然不忘拉回人性做根本的情感,正是韩国电影总是能感动我的地方,当然有时也会失足啦(感染半岛......)

片中申善惠深沉内敛的演出很出色,不管是身为律师的正义伸张,还是与妈妈的情感纠葛,都在他与编剧的巧手下处理的非常得宜。起初因为家族「重男轻女」而离家出走的「恨」,到中段疼惜母亲的「痛」,最后是真相大白后期望为母亲翻案的「悔」,一层一层,不管是编剧的撰写还是申善惠的表演,都非常有层次,十分精彩。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

法律中,理性道德与感性道德一直是人们争论不休的议题,到底是「法理情」还是「情理法」?人人有不同的解读。而电影《清白》最令我喜欢的优点,但却也是最有可能因为它极为想营造出戏剧张力,而忽略的优点,在于它在正义与慈悲间的的辩证,与主角的心境转变。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

有人问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人道主义者卡缪,在正义与母亲之间,你选择谁?卡缪回答:「我爱正义,但在正义之间,我选择为母亲辩护。」而在结尾,纵使主角发觉母亲真的是杀人凶手,他仍然为母亲翻案,所有前方描述的大财团挂勾与惊险的查案,在此刻都成了枝微末节,不再是戏剧的重点,重点用力点在主角与母亲的亲情上。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

剧情刚开始因为正义而拒绝接案子的主角,在最后成了片头她最鄙视的人,但她选择的是「存孝」,而「舍义」,仍旧与前面重利益的律师、勾结财团的政客,划清了界限。我想《清白》想传达的是,世上没有完美的人,更没有完美的道德定义,人们最应该扪心自问的在于自己的「良知」,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

总结来说《清白》虽然拥有悬疑的剧情、意外的翻案、感人的亲情,但这些对我来说都像是烟雾弹。重要的是,电影最后仍然扣回人心根本的亲情,更将格局带到更远的「理性道德」与「感性道德」,两者模糊定义的诠释,如果想看韩国片但不想看僵尸,推荐看看这一部作品。

《清白》/ 观后感「在司法面前,我选择慈悲。」-MP4吧